繁體注意

黑歷史產生預定地。
刀劍亂舞青江中心,石青、俱燭、日壓切。
CP可逆不可拆。
 
 

【石青】不接吻就不能出去的房間

連短打都算不上的腦洞

沒交往,雙箭頭


==================


  覺得狀況有異到確認發生變化,是一瞬間的事。

  青江剛踏進劍術道場便覺得不對勁,幾乎是同時間就看到應該全是木質的道場變成白色刺眼的水泥牆。對面還有一個明顯的草綠色人影。

  是石切丸。

  青江一邊確認周遭,一邊快步向石切丸走去。

  「石切丸!」

  「哦呀,是青江啊。」

  「我們好像被捲進奇怪的事情裡了呢。」

  看石切丸一臉悠哉,但也不像是知道狀況的樣子,青江簡單地說了自己也不知道情況。

  石切丸點點頭環視四周,跟青江兩人視線同時停在附近的黑色板子上。

  板子閃爍了一下,...

21 May 2017

【俱燭俱】不親就不能出去的房間

連短打都算不上的腦洞

沒交往,雙箭頭

沒有帥氣的光忠


==================


  「光忠。」

  「快好了,再等我一下。」

  被催促的男人正坐在桌前對著鏡子,手裡捏了一撮藍髮努力搓著。

  「光忠。」

  「嗯?」

  燭台切光忠覺得有異,因為通常說了再等一下,應該至少會有個五到十分鐘的緩衝,他的室友很少這樣連續催促。

  他立刻回頭,但眼前的光景讓他維持著捏著頭髮的姿勢定格在那裡。

  屁股下還是房間裡的榻榻米,但四周甚至是天花板,全部變成一片白色的牆面。錯愕地回頭一看,原本還在用的桌子跟鏡子也已經不見了。

  室友將手放在刀上擺出臨戰態勢警戒...

21 May 2017

【日壓切】不KISS就不能出去的房間

連短打都算不上的腦洞

沒交往,雙箭頭…?


==================


  日本號跟長谷部兩人回過神來,發現自己身處在一個大約十二疊大、毫無裝飾跟生活氣息的房間內。白色牆上只掛著一個寫著『不KISS就不能出去』的黑色會發光的板子。

  雖然有門,但是扇很厚重的金屬門,而且看不到鎖也沒看到門把。

  他們當然也試圖去開門甚至破壞它,徒勞。

  「喂,現在要怎麼辦?」

  發言的是日本號。

  在做了各種白工之後,他將本體橫扛在肩上,兩手掛在上頭,一臉不想再白幹活的樣子,無奈地看向長谷部。

  滿臉怒意的人將刀納回鞘中,幾次深呼吸之後,冷靜地回道:

  「只能照...

21 May 2017

【燭俱】七十二小時之後

但是大俱利沒出場。

對不起我好像老愛寫這種CP裡有人沒出場的東西www

然後這是我看了荒木江跟財木俱利去吃飯的BLOG爆出來的腦洞,各種對不起wwwww


========


  青江拎著遠征帶回來的土產打算去賂賄他的好友,往廚房的途中看到前方不遠處一身黑色運動服頭髮抓得超級認真的男人,看著對方手裡的竹籃,猜想他的目的地應該跟自己一樣,便快步跟了上去。

  「嗨。」

  聽到聲音,藍髮的男人轉過頭。

  「青江君,遠征回來了啊,辛苦了。」被喊住的男人露出笑容,親切地打招呼。

  青江瞄了一眼男人手裡抱著的那大籃毛豆:「燭台切君,這是今晚的飯後點心?」

  男人反射性地稍微...

08 May 2017

【石青】七十三年之後

還沒交往。

我流本丸。

個人延伸解釋。

看完劇之後腦補我流本丸去出任務回來後神劍組的部分。所以不是大家看到的那個石切丸也不是大家看到的那個青江。


==========


  剛從浴場出來的青江穿著單薄的浴衣,還帶著點水氣的長髮隨興地披在肩上。

  幾乎熄燈的本丸相當安靜,只剩些許蟲鳴草木聲。

  跟出任務前沒兩樣。

  這也是當然的,對本丸而言他們是去了幾天的遠征。但對他們來說有數十年之久,卻又如此短暫。

  從長期任務回來也過了幾天,本丸的一切讓他覺得既熟悉又懷念,也有點新鮮。

  他不是太多愁善感的刀,但也是感觸頗深。

  一邊看著久違的本丸夜景,他悠哉地走在回...

07 May 2017

【備州咖啡館】0. 設定

為了補某個俱燭俱腦洞而衍生出來的設定

覺得設定很有趣就先寫起來,大概會再改,人物可能也會再加

腦洞……目前只有俱燭俱跟石青兩個故事,補不補不知道

會說是俱燭俱是因為我要寫完才會知道是俱燭還是燭俱(被打)


大概走恐●寵●店的類型,都是動物跟人類相愛的故事

跟現實什麼的都無關,非常無關


因為只是設定就不上TAG了,覺得可能會雷的麻煩就自己避一下


==========


海生館/

以海豚表演聞名,當地頗具規模的海生館。


備州咖啡館/

在海生館附近的一家小咖啡店,很受女性歡迎。

店員都是男性而且高顏值,但都頗神秘。

店名跟實際地理位置無關。


鶯丸/...

 
25 Feb 2017

【日壓切】高機動低智能戀愛—習慣的延長線

也.是.大.遲.到ヽ(゚∀゚)人(゚∀゚)ノ

白色情人節有沒有不知道!應該不會有吧(被打


順帶一提這個系列的第一篇是這個

高機動低智能戀愛—習慣

雖然我自己都不想面對一年前寫的東西(喂),不過兩篇的關聯很強,所以有時間的話建議還是一起服用


==============================


  『我去接你』

  『不用』

  『都快十二點了』

  『我不是小孩子』

  去年春天剛成為大學生的長谷部,此時正窩在研究室寫著期末報告。傳訊來的是跟他交往快一年的工友日本號。

  更正,是他高中時期的學校警衛日本號。

  訊息沉默了一下,在長谷部就要忘記時間...

18 Feb 2017

【石青】詐欺巧克力

大.遲.到ヽ(゚∀゚)人(゚∀゚)ノ

然後我還有一組CP遲到更久的情人節還沒開始寫啊哈哈☆

==============================

  全正身裝的石切丸剛結束早上例行的加持祈禱,正在離小神社不遠的別屋緣廊休息。看著庭園裡稀疏開著的梅花,享受初春早晨特有的氣息。

  冷風吹得他有些想來杯熱茶,卻又懶得起身便繼續待在原位。

  坐沒多久便聽見緣廊另一頭傳來腳步聲。

  會在這種時候來這裡的,如果不是有要事的話,也只有那個人了。

  一邊這麼想著,轉身就看到預想中的身影,石切丸的眼角自然地堆起溫柔的弧度,充滿磁性的低音輕震著冷冽的空氣。

  「青江。」

  「...

18 Feb 2017

【燭俱燭】不算過期的遲到

設定:

現paro,上班族光忠 X 研究生俱利

呃其實CP是俱燭跟燭俱都可以,反正沒有肉!

只是因為這篇的光忠太沒用了(喂)我決定把他放左邊。

都說了是現paro所以各種捏造,稱呼跟名字原則上照遊戲(但有例外)。

總之只是個普通的現paro,沒有身為刀的部分。

設定上就各種的方便,我來不及仔細捏,歡迎吐槽(艸)

=======================

  讓我們先把時間往前推約一個月。

  

  「海外研討會?!」

  燭台切光忠站在餐桌邊戴套著隔熱手套,手上還端著菜,只重複了一次戀人剛說的單詞之後整個人就定格在原地。

  幫忙擺上碗筷的大俱利伽羅並沒有因此停下...

15 Feb 2017

【日壓切】高機動低智能戀愛—工友正三位

  學園PARO,借SHIKON的設定,詳細在這邊


  =================================


  「殺人啦——」

  「救命啊!!」

  「有壞人——!!」

  一陣亂七八糟混雜著哭音的呼喊,讓正在四處尋找鬧失蹤的學生會長的長谷部皺起了眉頭。下午放學前的打掃時刻,四處都是一邊嬉鬧一邊打掃的學生,打鬧中出現這種令人不安的單詞也不是什麼稀罕事,但是陸陸續續有學生朝著同一個方向狂奔,這種緊張的氣氛卻是相當少見。

  「看什麼快跑啊!!」

  一名慌張的男學生遇到了熟人的樣子,氣都沒喘過來就扯著喉嚨大喊,拉著一頭霧水的朋友往校舍跑。

  「喂,發生...

02 Mar 2016

【石青】冬日

  今天的一週年紀念後勁太強

  沒頭沒尾也沒修,完全就是暴動產物,再讓我暴動一下有空回頭修
  寫不出可愛又可恨的青江讓我覺得好苦惱(躺平


==========================================


  「喔呀,祈禱結束了嗎?」

  石切丸一拉開門便看到青江坐在窗邊向他打招呼。

  屋子還沒暖,看來青江旁邊的火鉢才剛點上。青江鼻子凍得紅通通的,兩手還藏在藍色運動服的袖子裡,很可憐似地窩在落地窗邊。

  在石切丸看到青江的表情之前,確實是覺得心疼。

  只是對上那帶著笑的金色蛇目,再看嘴角勾起狡猾的弧度,石切丸只覺得這人是自作自受。

  他嘆了口...

21 Jan 2016

【日壓切】高機動低智能戀愛—再見

  學園PARO,借SHIKON的設定,詳細在這邊

  有未成年飲酒的描寫,慎入


  =================================


  昨天還是高中生的長谷部穿著便服,提著便利商店的塑膠袋,在畢業典禮的隔天早上來到母校。他敲敲警衛室的窗,一個看起來很像工友的男人探頭出來。

  「呦,這不是學生會長大人嗎?」

  男人看到來人是熟悉的面孔,親切地向他打招呼。

  「是前學生會長。」

  反倒是長谷部露出有些寂寞的表情苦笑著。

  男人很不喜歡看到他這樣的表情。總是顧慮一大堆,然後壓抑自己真正的想法,這種事出了社會成了大人就算千百萬個不願意都得做,他實...

09 Jan 2016

【日壓切】高機動低智能戀愛—習慣

  借SHIKON的設定,詳細在這邊

  學園PARO,不會完整系列化,但是因為目前有兩篇所以姑且給個系列名字。

  好啦只是我自己很中意那個主標題。

  至於副篇名都亂取的不要太在意。


  設定:

  長谷部:學生會會長,高三

  日本號:工友正三位(喂


  =================================


  咔啦咔啦。

  學生會室的門被一把拉開,一個穿著灰色連身工作服的男人在門口探頭。

  「喂~都幾點啦,你還不走嗎?」

  全校都巡過一遍,就只剩學生會室的燈還亮著。他心想肯定又是那個明明還只是個學生卻異常熱衷工作的孩子留在那邊,過來...

09 Jan 2016

【長谷部】無名火

  拿某兩次活動當背景,但除了夜戰王點會掉日本號這件事以外全部都被我無視。

  設定亂七八糟。

  設定亂七八糟。

  設定亂七八糟。

  因為真的很亂七八糟所以只好講三次。

  藥研對不起(戲太少)。


  放太久很多想寫的細節都忘記了,結果就變成這樣(抹臉)

  有想起來的話會再修。


  =================================


  長谷部一腳猛力踹倒眼前的溯行軍,順勢抽回刺穿對方胸口的佩刀。皺著眉甩了甩刀,頗不耐煩地對站在屋頂看戲的人大喊。

  「笑面青江,還有嗎!」

  「有也給你嚇跑了。」

  青江將旁邊屍體咚的一聲給踢下,...

03 Jan 2016

CWT41 石青小說本《詐欺》資訊頁兼預約

兩天都會在A38,寄生在光光攤上

預約關閉囉,如果有確定要帶走它但來不及填單的人請到噗上找我確認數量是否足夠

情報噗浪


書名:詐欺

CP:石切丸X笑面青江

取向:非常清水,連親都沒親到當CP本簡直是詐欺

大小:A5

頁數:60頁

字數:2萬字多一點

價格:150元 價格有異動,詳細請看噗浪說明Orz

封面繪師:光光

書籤繪師:不具名的電波友

收錄章節:

【青江】疑惑

【青江】大阪城地下

【青江】大阪城地下 番外篇 御手玉(不公開)←石切丸沒出場,搞笑向

【石青】 我追你跑

【石青】 你追我跑

【石青】...

04 Dec 2015

CWT41 石青小說本《詐欺》印量調查

真的沒想到我有開印調的一天

第一次出本有夠抖的(抹臉)

印調請走這邊 

書名:詐欺

CP:石切丸X笑面青江

取向:非常清水,連親都沒親到當CP本簡直是詐欺

大小:A5

頁數:約50頁

字數:約2萬字

價格:未定

封面繪師:光光,感謝賜我吃賜我住賜我封面賜我攤位寄生的大天使

特典:聽說有書籤,感謝我的電波大天使

收錄章節:

【青江】疑惑

【青江】大阪城地下

【石青】 我追你跑

【石青】 你追我跑

【石青】靜觀其變

【石青】守株待兔(不公開)

【青江】大阪城地下 番外篇 御手玉(不公開)←石切丸沒出場,搞笑向...

03 Nov 2015

【石青】偷哩哭、歐啊、偷哩頭

  約莫是十月中旬時,審神者很突然地跟刀劍男士們提了現世的祭典—–萬聖節。解釋了一遍這是什麼樣的節日,說是想替出遠門一個月的神刀們接風,趁機給大夥放個假,也讓很少全員到齊的刀劍男士們聚一聚,便決定在神無月晦日前一天都將遠征的刀劍們都召回來,也取消所有出陣。

  萬聖節當天早上,神刀們還沒回來,短刀們已經忍不住先四處打游擊玩了一輪。直到了晚餐過後,神刀們還是沒有回來的跡象,但總不能為了一直沒消息回來的刀們枯等,大家喝酒的喝酒,要糖的要糖,惡作劇的惡作劇,本丸早就不知道玩到第幾輪去了。

  身著輕便的青江雙腿交疊坐在走廊上,身旁放了一個小籃子,望著庭裡的金木犀,等待下一批來要糖的短刀。

  ...

02 Nov 2015

【俱燭】本能(前篇)

  才剛結束兩天遠征回來便聽說去墨俣的部隊栽在檢非違使手上。燭台切光忠難得板起臉,快步走向手入室。

  「唷,帥哥回來啦。」

  一到門口就遇上倚著柱子坐在走廊上、滿身是血跡的鶴丸國永,半邊的袖子被砍爛,他也就索性不套了,就這樣放著垂在地上。鶴丸露出和他那一身狼狽樣不相襯的笑容對來人揮揮手。

  「這次成果怎麼樣?」

  白衣爛歸爛,鶴丸還挺有精神的,仔細看看身上那些血都呈現乾掉的暗褐色,八成都是敵人的吧。不過能讓這個鶴丸國永拚成這樣,這次應該真的是吃了大虧。

  「啊啊,還不錯。都交給長谷部君去處理了。……倒是你們,狀況怎麼樣了?」藍髮的男人擺出一慣笑容簡單帶過,現在的他沒有心思跟...

19 Oct 2015

【俱燭】夢魘

  也許是身為武器的本能,大俱利伽羅一向淺眠。但只要能確認動靜無害,他就不會做出反應。而在刀口眾多的本丸,夜晚一向不太安靜,不論是遠征深夜歸營還是酒醉喧譁,抑或是室友睡相太差半夜吵開直接拔刀相向的也是大有人在。只是這些從不構成讓他放棄睡眠的原因。

  今晚只聽見幾次有人路過房前,是個只剩自然環境音的安靜夜晚。經過如此難得的好眠夜,如果明天早上見到他可能會有身邊飄著櫻花的錯覺。

  忽然一個斷斷續續的聲音讓他拉高警戒。

  聲音不大,是人聲。如果站在房門外是聽不見的吧。屋內只有他跟另一名刀劍男士,判斷聲音來源是室友,他立即坐起身。

  就著透進來的月光,看向睡在裏側背對自己的室友。觀察了...

01 Oct 2015

【石青】靜觀其變

【石青】 我追你跑
  ↓
【石青】 你追我跑

這兩篇的後續,沒了,真的沒了。


------------


  手入室的門被安靜地拉開,一抹白色身影俐落地鑽進手入室,接著門像是什麼事都沒發生過似悄悄閤上。

  房裡躺著的是石切丸,但刀沒在旁邊,應該是還在修復,而他本人看來睡得相當沉。看著這樣的石切丸,進門的長髮男子沒了平日的餘裕笑容,繃著一張臉悄悄地跪坐在他身邊。

  剛遠征回來就聽說石切丸重傷的事。

  連續幾場戰鬥下來大家就已經掛了彩,出事的這戰據說隊方陣裡有兩把高速槍,機動佔下風的石切丸陷入苦戰。沒想到身後還埋伏了第三把,還偏就對著他去,石切丸轉身要擋已經慢...

29 Aug 2015

【石青】 你追我跑

【石青】 我追你跑 的續

但是這篇很短也沒進展,而且還待續(喂


有人幾乎沒戲,tag打得我好心虛


------------


  大家都已經回房休息的夜晚時分,青江穿著運動服兩手插在口袋裡,一個人佇在佈告欄前站了好一陣。

  昨日狐之助送來指示,說是有個時間帶可以找到日本號,要審神者派人去找。審神者不知道從哪兒弄來的小道消息說有種隊伍編成可以讓搜索任務順利很多,聽說是大太刀、太刀、打刀、脇差組成的混合隊伍,但這下影響的人數太多,他便連夜重新調整了各項任務編制,一早就貼到走廊上的佈告欄。

  剛聽見這消息時青江心裡就有數,照這主上的個性肯定會讓自己打頭陣...

29 Aug 2015

【石青】 我追你跑

但是青江不在(喂


-----------


  歌仙最近感到很煩躁。

  不是天氣熱讓他感到心煩,而是室友最近熱衷玩躲貓貓還會把他拖下水這件事讓他覺得非常不耐,煩到最近都無法寫出令自己滿意的作品。

  好不容易靈感來了,心情愉悅地正要下筆,突然聽見室友扔一句「剩下拜託你了」就立刻搞失蹤。難得的好心情跟靈感被這種莫名奇妙的事硬生生打斷,歌仙差點就把手裡的筆當手裏劍往室友失蹤的方向扔去。一肚子怒火無處發,只能恨恨的咬著牙,想著下次一定要讓殺千刀的室友得到不解風雅的懲罰。

  此時一個溫和的低音在門口響起:「打擾了。」

  ——果然來了。

  歌仙放下筆,深呼吸了幾次,才有些不甘...

25 Aug 2015

【青江】大阪城地下

  在審神者為了京都最近的騷亂忙得焦頭爛額時,狐之助帶來新的指示——調查大阪城的地底下。同時帶來的情報裡只知道的兩件事,地下城有五十層,以及最深處似乎有刀可以成為新的同伴。在沒有更詳細的資料下,生怕出了什麼差錯的審神者相當謹慎,讓隊中最長於偵察的兩把脇差配上火大強大的四把大太刀一起進到大阪城地下。審神者給攻略部隊的最高原則是有狀況立即撤退、不得戀戰。

  真的開始深入地城調查後,刀劍男士們並沒有覺得地下城敵人有多棘手,只是在不見天日一成不變的景色下,再加上數不清的叉路相當容易累積精神疲勞,再加上四把大太刀對糧水消耗較大,部隊得頻繁往返地下城和本丸之間。雖然進軍速度不快,但在審神者眼中還是挺順...

23 Aug 2015

【青江】疑惑

  白裝束不穩的晃了晃,青江腳步一個踩空,眼前的景色快速刷過。還沒想到是發生什麼事時,似乎聽見了誰在喊他,但一切都沒來得及反應青江便失去了意識。

  將他意識拉回現實的,是細細的啜泣聲。青江保持著閉眼的狀態,集中注意力不動聲色的觀察周遭。

  哭著的是五虎退,旁邊安慰他的是亂,再旁邊有個沉默的低氣壓。

  ──啊啊,這裡是本丸。

  得到令人安心的結論後,他稍微動了動手指確認知覺,似乎是沒有問題。

  先注意到這細微變化的人,正是那位低氣壓。

  「醒了就不要再裝,那一點都不風雅。」

  老實地睜開眼跟歌仙對上,青江愣了一下。那表情該說是生氣呢,還是擔心?總之歌仙正風雅的皺眉瞪著...

23 Aug 2015
© | Powered by LOFTER